top of page

神奇的Singing Bowls Therapy

最近這兩個星期忙得簡直喘不過氣,工作時間表突然排得密麻麻,加上孩子復課,生活作息時間都改變了;雖然現在的我並不害怕改變,但跟自己的身體相處了四十個年頭,早就明白她的調息速度跟現今香港生活節奏的速度是差天共地,在這種情況下是需要一點「外力」協助的。


於是拿出我從尼泊爾山長水遠重疊疊抬回來的 singing bowls,打算錄製一段chakra tuning 放在 video channels 給跟我一樣有需要的同學分享下。於是我就set好腳架拍攝住自己,便開始了大概20分鐘的演奏..... 好想大聲說「Singing Bowls 真的是太神奇!」


開始時我會重覆同一序敲打七次,頭三四次我是很有意識地按照思想中的次序去敲打的,但漸漸地那種思想會減退、整個人內外的節奏開始慢下來、雙手就好像是隨著那本來的頻率去繼續敲打,腦海中繁多的影像慢慢地回歸到一點, singing bowls 那迴旋的震盪和聲音好像越來越清晰,「我回來了」那一刻的感覺實在太美好了!

其實,四年前第一次接受 Singing Bowls Therapy 時我是抱著一顆「挑戰」她的心情去體驗一下的,雖然當時我對於聲頻跟情緒的關係早已有過一些認識,但總覺得她的功效有點神怪和嘩眾取寵;(well, 那個對於聲頻的認識是來自在更早的數年前我因為「質疑」瑜珈課堂上的頌唱原因和功效時得來的😆好明顯我並不是一個聽教聽話的學生吧)。

記得那天做完整個 Therapy 第一個感覺是「Singing Bowls 的確是一個很好的工具協助進入近似 meditation 時的狀態,所以能夠有效讓心情放鬆,但並不是那麼獨一無異的吧」;但足夠誘使我飛到尼泊爾去尋求對Singing Bowls Therapy 更深入的瞭解是之後數天的經歷..... 當天的晚上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地渡過,然後第二天我開始肚痾,但完全不像平時生病了的肚痾,我已經忘記了痾了多少次,但一丁點痛和不舒服都沒有,而且在肚痾痾水的情況下,身體會覺得很疲倦吧,但我日間並都沒有疲倦的感覺,只是晚上都睡得很熟(應該是肚痾後身體調息的自然反應),最有趣應該是我那幾天睡覺時所發的夢啊!

從尼泊爾回來後,回想返那第一次的經驗,我就明白為什麼是 Chakra Tuning 了😌

話說回來,我本應打算用緊餘的一個轉堂 break 錄製 singing bowls video 給大家分享;但回到家後準備 edit 影片時,才發現我忘記了開咪,而且中途就斷線了🙈 結果只有 NG 片一條可以跟大家分享😅 成功享受chakra tuned 的人只有我自己一個(已經肚痾第二天了)。



bottom of page